您的位置:首页 >新闻 > 数据 >

搜狐发布2019年四季度财报:“省出”700万美元

2020-03-10 10:41:38    来源:北京商报

3月9日,搜狐发布2019年四季度财报,最亮眼的数据是700万美元的净利润。随后,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以线上直播的形式解释了盈利背后的原因。实际上,搜狐单季度扭亏得益于成本控制而非开源。集团营收严重依赖于搜狗和畅游,在直播和社交等新业务上依旧小心谨慎、未见大突破。

净利700万美元

根据搜狐2019年四季度财报,营收4.9亿美元,同比增长5%。品牌广告营收4200万美元,同比下降27%,环比下降10%;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营收2.75亿美元,同比下降1%,环比下降5%;在线游戏营收1.32亿美元,同比增长40%,环比增长22%。

这不算一份优异的成绩单,但扭亏让张朝阳感到欣慰。

2020年,是搜狐成立的第22个年头,但是按年度算,搜狐从2013年就开始亏损。近年来,“成为一家盈利的公司”一直是张朝阳的心愿,他曾在公开场合多次预测搜狐或搜狐视频的盈利时间。

2019年又是张朝阳对搜狐亲力亲为、开足马力的一年,此次盈利结束了这家老牌互联网公司连续16个季度的亏损。在解读财报的直播中,张朝阳也最先强调了盈利。

财报显示,剔除在2019年四季度确认的投资减值事项后,即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,搜狐2019年四季度净利润700万美元,去年同期净亏损5100万美元,上季度净亏损1700万美元。

不过,搜狐离年度盈利尚有距离。2019年搜狐总营收18.5亿美元,同比增长2%: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,2019年搜狐净亏损9300万美元,去年同期净亏损2.07亿美元。

具体到业务,2019年搜狐品牌广告营收1.75亿美元,同比下降25%;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营收10.7亿美元,同比增长5%;在线游戏营收4.41亿美元,同比增长13%。

谈及搜狐2019年的表现,张朝阳坦言比2018年好,“我给2018年打60分,2019年可以打80分。2019年搜狐在渠道和营销成本收缩的情况下,保证了用户群不减少甚至增长。2020年我们仍然会延续2019年的策略”。

节流容易开源难

控制成本是张朝阳一直在说也是一直在执行的策略,自2018年起更是不断强调。从历年的费用数据来看,搜狐节流效果明显。

2019年四季度,搜狐费用2.11亿美元,同比下降15%,环比下降4%。对此,搜狐方面解释,费用同比下降主要是由于市场推广费用的下降,及2018年四季度畅游对17173业务确认的1600万美元的减值处理,环比的下降主要是由于市场推广费用的下降。

这是搜狐连续6个季度费用同比下降,连续两个季度,费用同比环比双降。

相比之下,搜狐开源的成绩不佳。

根据财报,整个2019年,搜狐只在2019年三季度实现了营收同比环比双增长。自2017年至今,搜狐除了在2017年三季度和四季度营收爬上5亿美元大关,其他10个季度始终未超过5亿美元。

具体到业务,搜狐仍然严重依赖在线游戏和搜索业务。2019年,在线游戏、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营收15.11亿美元,占比总营收81.7%。2019年四季度,上述两项业务营收4.07亿美元,占比总营收83.1%。搜狐媒体和搜狐视频等贡献的营收占比不足两成。

将搜索和游戏业务拆开来看,搜狗支撑的搜索依然是搜狐的营收大头。

2019年搜狐营收的57.8%来自于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,以畅游为主的在线游戏给搜狐带来了23.8%的营收。从2017年起,搜狐3个业务板块的营收占比就依次为搜索、游戏、品牌广告。

对比单季度表现,搜狐有喜有忧。

喜的是搜狐当年的现金牛在线游戏开始回暖,2019年四季度,在线游戏是搜狐唯一同比环比均增长的业务,放大到2019年,在线游戏营收较2018年增长13%,增幅较搜索高出8个百分点。忧的是,搜索业务似乎陷入了增长困境,在2019年四季度营收同比环比双双下滑,2019年较2018年仅增长5%,增幅与2018年持平。

业务拓展保守依旧

相比之下,业内人士更关注搜狐媒体和视频业务的盈利情况,因为这是搜狐的亏损板块。张朝阳曾表示,“我们的目标就是搜狐视频早日盈利,让集团尽早盈利。搜狐视频预计在2019年某个季度盈利”,搜狐视频的意义不言而喻。

在2019年四季度财报解读时,张朝阳披露,“搜狐媒体+搜狐视频,2019年比2018年减亏8000万美元,其中2019年四季度减亏2900万美元”。不过他并未透露搜狐视频具体的运营数据。

事实上,网络视频是行业难题,头部阵营的优爱腾也深受其扰。为实现多元化营收,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在2019年顶着舆论压力试水了超前点播等变现模式。

对于新的商业模式,张朝阳却不感兴趣,他表示,“搜狐视频还是会用原来的打法,控制自制剧投入、做传统的会员付费形式。搜狐要坚持的是守正出奇”。

这也是搜狐面对疫情冲击,对待短视频、直播、社交等新业务的态度。

“疫情会让品牌广告和搜狗业务受到一些压力,不过对网络剧和网络游戏会带来正向的拉动。疫情会让泛直播类产品爆发,搜狐会聚焦在知识传播上,目前不会介入小课模式。”张朝阳说,他希望2020年搜狐在产品创新和用户拉动上跑得更快。对新业务的展望则似曾相识,比如“社交是搜狐不会放弃的领域,希望2020年狐友会爆发”。

相关阅读